素食救地球(313)(素食加上運動,治好多發性硬化症)

新澤西慈濟志工吳至貴,寄給我一段影片。
這是費城交響樂團的大提琴手鮑伯‧卡法洛(Bob Cafaro)的故事。
鮑伯得到多發性硬化症,無法演奏,後來他改變飲食(不吃肉,只偶爾吃很少的魚),加上運動,竟然治好多發性硬化症。
多發性硬化症目前沒有藥物可以治療,但是不吃肉加上運動,讓他不藥而癒。
這位鮑伯很認同慈濟,是慈濟的會員。
影片感恩吳至貴、嘉霙師姊、南輝師兄、陳敬安翻譯、校稿。
感恩林仁傑師兄上字,還有吳麗娟師姊的協助。
以下有繁體字還有簡體字的版本。

※※
《台灣多發性硬化症協會》介紹:
多發性硬化症是一種免疫系統的疾病,也就是說免疫系統攻擊神經系統,導致神經系統病變。我們的神經細胞有許多樹枝狀的神經纖維,這些纖維就像錯縱複雜的電線一般,在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中組織成綿密複雜的網路。大自然很巧妙的在我們神經纖維的外面包裹著一層叫「髓鞘」的物質,髓鞘不僅像電線的塑膠皮一樣讓不同的電線不致短路,同時人體的髓鞘還可以加速我們神經訊號的傳導。

當這些髓鞘被破壞後,我們神經訊號的傳導就會變慢甚至停止。多發性硬化症就是因為在中樞神經系統中產生大小不一的塊狀髓鞘脫失而產生症狀。所謂「硬化」指的是這些髓鞘脫失的區域因為組織修復的過程中產生的疤痕組織而變硬。這些硬塊可能會有好幾個,隨著時間的進展,新的硬塊也可能出現,所以稱作「多發性」。

此病的症狀端視其所影響的神經組織而定,患者可能出現視力受損(視神經病變)、肢體無力、平衡失調、行動不便、麻木、感覺異常、口齒不清、暈眩、大小便機能失調等症狀,這些症狀因人而異,嚴重程度也不盡相同。這些症狀可能會減輕或消失,消失後也可能再發作。是否會產生新的症狀或是產生新症狀的時機則無法加以預測

對於為什麼會產生這種髓鞘的病變則有許多不同的理論,一般認為這是一種自體免疫疾病,也就是說我們的免疫系統錯把髓鞘當成外來物質而加以破壞。個人體質或病毒都有可能促成這種免疫反應;到目前為止,醫學界還找不出那一種病毒可確定為此病的元凶。總之,其病因到目前為止仍是一個謎。

雖然到目前為止根治多發性硬化症的藥物尚未被發現,但是對於控制病情及疾病所帶來的後遺症仍有許多的治療方法。對於疾病所帶來的症狀如僵硬、痙攣、疼痛、大小便機能失常等,合併藥物及復健的治療都可使症狀改善。皮質類固醇可用來治療急性的發作;目前控制與治療使用兩種干擾素及COPAXONE皮下注射,如果患者對此三款藥物反應不佳時,可使用Tysabri的靜脈注射,減少復發的次數及復發時嚴重程度。


在奧運競賽有許多堅毅不拔的(動人)故事,在國內(美國)造成(很大)迴響,舉國歡騰,為我們在(巴西)裡約(奧運)的選手喝采。
在國內(美國),有位不一樣的英雄展現相同毅力,他不只為了成敗,而是為了求生存。
環球集團(NBC)電視第十台凱蒂札克瑞(Katy Zachry),報導他的故事。
「只要你堅信,只要你願意投入時間和努力,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鮑伯‧卡法洛(Bob Cafaro),正在進行他的旅程。
最近他的旅程從騎腳踏車開始,從他位於哈登菲爾德(Haddonfield)的家,騎到在金梅爾(Kimmel Center)的表演藝術中心(約16公里)。
鮑伯是費城交響樂團的大提琴手。
「有人說樂器是雙手的延伸,也有人說是身體的延伸,但是對我都不是,它是我靈魂的延伸。」
三十年來他熱愛的大提琴(音樂),回蕩在費城的街道,直到有一天音樂聲停止了。
「我感覺我的右腿開始麻木,這種奇怪的麻木感持續著,一直到兩個月後,我的視力漸漸看不見。第一位醫師告訴我,我有多發性硬化症。我就(說)不要告訴我,我不想要聽這個(消息)。」
他的核磁共振(MRI)掃描顯示病情很嚴重。
「在我的腦子有50多處病變,頭腦看起來就像街燈一樣。」
(MRI暗黑的影像中,病變以亮點呈現,如同黑夜點亮的街燈)
這些病變,造成組織快速損壞。
「我無法把四隻手指頭同時放在一根弦上,我無法控制我的肌肉,我幾乎不能走路,那時候我決定不能再這樣下去。」
接下來兩年,他決心要找到腦神經內科及醫學上忽略的答案。
「我開始每天喝相當我一半體重的水,用盎司計算」
他改變飲食(不吃肉)「蔬食、堅果、葵花籽、水果。」,他開始養成嚴格的運動習慣。
「每天早晨我會練一節瑜伽,然後做重量訓練,再做吊單杠的引體向上,最後倒立。」
(飲食改變和體能訓練)需要很多的毅力、紀律、和努力搏鬥(的精神)。
但最後鮑伯聽到醫師告訴他的訊息,簡直就跟音樂一樣美妙。
醫師說:你做到了不可能的事情。
鮑伯(頭腦的)病變不見了。
有一些理論曾經提過鮑伯的努力,對他的免疫功能會有幫助,雖然他所做的並非臨床實驗,但是它(他的經歷)非常令人振奮。我用他的例子與其他的患者分享,因為很不幸的,我們有很多患者的狀況真的很不好。
目前依然沒有藥物可以醫治多發性硬化症,但是鮑伯已經健康、完全沒有多發性硬化症的症狀了。
「能夠再彈奏(大提琴)是一個恩典,答案和力量在我們自己,我們不會知道我們的能力有多大。」
凱蒂劄克瑞,環球集團第十台,在費城的新聞報導。

●(簡體字版)
在奥运竞赛有许多坚毅不拔的(动人)故事,在国内(美国)造成(很大)回响,举国欢腾,为我们在(巴西)里约(奥运)的选手喝采。
在国内(美国),有位不一样的英雄展现相同毅力,他不只为了成败,而是为了求生存。
环球集团(NBC)电视第十台凯蒂札克瑞(Katy Zachry),报导他的故事。
「只要你坚信,只要你愿意投入时间和努力,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鲍伯‧卡法洛(Bob Cafaro),正在进行他的旅程。
最近他的旅程从骑脚踏车开始,从他位于哈登菲尔德(Haddonfield)的家,骑到在金梅尔(Kimmel Center)的表演艺术中心(约16公里)。
鲍伯是费城交响乐团的大提琴手。
「有人说乐器是双手的延伸,也有人说是身体的延伸,但是对我都不是,它是我灵魂的延伸。」
三十年来他热爱的大提琴(音乐),回荡在费城的街道,直到有一天音乐声停止了。
「我感觉我的右腿开始麻木,这种奇怪的麻木感持续着,一直到两个月后,我的视力渐渐看不见。第一位医师告诉我,我有多发性硬化症。我就(说)不要告诉我,我不想要听这个(消息)。」
他的核磁共振(MRI)扫描显示病情很严重。
「在我的脑子有50多处病变,头脑看起来就像街灯一样。」
(MRI暗黑的影像中,病变以亮点呈现,如同黑夜点亮的街灯)
这些病变,造成组织快速损坏。
「我无法把四只手指头同时放在一根弦上,我无法控制我的肌肉,我几乎不能走路,那时候我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
接下来两年,他决心要找到脑神经内科及医学上忽略的答案。
「我开始每天喝相当我一半体重的水,用盎司计算」
他改变饮食「蔬食、坚果、葵花籽、水果。(不吃肉)」,他开始养成严格的运动习惯。
「每天早晨我会练一节瑜伽,然后做重量训练,再做吊单杠的引体向上,最后倒立。」
(饮食改变和体能训练)需要很多的毅力、纪律、和努力搏斗(的精神)。
但最后鲍伯听到医师告诉他的讯息,简直就跟音乐一样美妙。
医师说:你做到了不可能的事情。
鲍伯(头脑的)病变不见了。
有一些理论曾经提过鲍伯的努力,对他的免疫功能会有帮助,虽然他所做的并非临床实验,但是它(他的经历)非常令人振奋。我用他的例子与其他的患者分享,因为很不幸的,我们有很多患者的状况真的很不好。
目前依然没有药物可以医治多发性硬化症,但是鲍伯已经健康、完全没有多发性硬化症的症状了。
「能够再弹奏(大提琴)是一个恩典,答案和力量在我们自己,我们不会知道我们的能力有多大。」
凯蒂札克瑞,环球集团第十台,在费城的新闻报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愛主播倪銘均 的頭像
大愛主播倪銘均

大愛主播倪銘均的部落格

大愛主播倪銘均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